首页 > 校园文学 > 忻中报摘 > 正文

漫话项羽自刎

2005-12-24 00:00:00   来源:   关注:

  话说秦末失政,陈胜吴广揭竿起义,山东豪俊蜂起,逐鹿中原。24岁的将门之后项籍项子羽也不甘落后,率江东八千子弟跟随叔父项梁投奔怀王麾下,东征西杀,破釜沉舟,巨鹿之胜,一举成名,何其豪迈哉!挥师西进,坑杀降卒,入函谷关,破咸阳城,设鸿门宴,分封诸侯,自称西楚霸王,何其威风也!放弃关中,还都徐州,沐猴而冠,衣锦还乡,何其小器也。不久,众叛亲离,四面楚歌,只得演出一场“霸王别姬,自刎乌江”的人生悲剧。
  霸王之所以如此,一是没有坚定的信念和远大的抱负,只知道破坏一个旧世界,而没有想到要建设一个新世界,因此在胜利面前冲昏头脑,不能迅速扩大战果,比如宴杀刘邦;在挫折面前退缩不前,比如不听亭长的劝告东山再起。
  二是只凭匹夫之勇,而不善于利用他人之力,与君子之“善假于物也”正好相反。比如,他只有一个亚父作谋士且不信任,否则哪里用得着唱《垓下歌》;他不重用韩信,因而使自己遇到一个与自己同样是千年不遇人之对手,最终死于这位军事奇才的“十面埋伏”中。
  三是他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不热爱自己的事业,只会冲锋搏杀,动辄坑降卒,屠城堡,所以轻易授人以柄,甚至化友为敌。
  总之,霸王之成功,得益于他的豪爽性格,他没有多读书,也没有被多如牛毛的秦朝法令所吓倒,而是自觉地投入到反秦的大潮中,成为一个时代造就的弄潮儿。他之失败,也归结于他的性格,不自我反思,只具妇人之仁而常逞匹夫之勇,一味怨天尤人,最后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小可如我,虽非英雄,但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如果不上下求索一番,不愿与时偕行,总有点于心不甘,于万物之灵长之誉有愧,遑论父母的养育、师长的教诲了,因而屡经磨难,总是苦苦挣扎,绝不随意放弃;如我小可,肯定不可能建项羽之不世之功,但也不一定就得像有的富人所说为免得他人刺眼心烦而应该自行“了结”,更不应该像项羽那样轻言失败,动辄泄气,束手就擒,坐以待毙,而应该“不到黄河不死心”。
  做不了大英雄,没必要遗憾,因为自己过去没有觉解;做不了大丈夫,也用不着惭愧,因为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实践“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人生理念,还有偌大的空间允许自己用汗水、血水甚至泪水来浇灌世界上属于自己的那一朵“天时地利人和”的生命之花。
  即使退一万步说,当告别人世时自己什么也没办成(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不必灰心丧气,因为“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往者已矣,不可再谏;来日方长,犹可直追。正如樊川先生在《题乌江亭》中所言“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那样,一事取胜了也不必骄横一世,一时的失败也用不着气馁不已,更不必取项羽自刎之法。坎坷人生路,随时俯仰;滚滚东逝水,谁主浮沉?漫话前人事,砥砺后人心。正如器有多用,文也不止一能,故对于那些因各种各样未能顺愿遂心者,如考试成绩不佳者,作业一时完不成者,也不无一点缓解压力小补于心之功效。(郭卯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弘场忻中精神创建中华名校
下一篇:走过花季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