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忻中报摘 > 正文

祭李太白文

2006-01-14 00:00:00   来源:   关注:

   

    浩浩乎!感太极之流转,觉万物之兴繁,踏青莲之行迹,寻太白之遗留。白已去之久矣,然诗留于千古,文兴于万世,昭若日月。余览太白平生,情慨以慷,作斯文也。

  呜呼太白!虽无见其之雄伟,亦犹能睹子之英容。轩昂磊落,突兀峥嵘,素服青衣,玉龙佩身。斗酒十千,放浪于佳肴之间;壶觞一饮,太息于花月之下。纵马高歌,舞剑任侠,饮酒抒怀,不拘形骸,虽名诗仙,更为酒仙也。

  呜呼太白!子之一去,诗已绝矣。夫诗文者,千秋而万世兮。诗文犹在,光焰犹长,天然奇葩,蜿蜒跌宕,如清水芙蓉,不着雕饰;又如雁荡山峰,起伏难测。诗之所成,鬼神为之泣涕;文之所成,天地为之动容。

  呜呼太白!汝之文采盖天地。春风得意,君能对酒当歌;政治失意,君能饮酒抒怀;孤单寂寞,君能举杯邀月。况人生在世,恰若不系之舟,随风起伏,是非善恶,极难说清。但以酒为朋,以月为友,寄情山水,脱离官场,已是莫大解脱。

  呜呼太白!生而为英,死而为灵。虽入水捉月而仙去,然碧水为其精,皓月为其神。碧水永流,皓月长存。余生而不能与子交游,一大憾也。

  余作此文以奠,时乙酉年中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走过花季
下一篇:朝闻道,夕死可否?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