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学 > 忻中报摘 > 正文

怀 疑 韩 信

2008-04-25 00:00:00   来源:   关注:

士可杀而不可辱。

我喜欢这句话,吟哦这句话的时候,有一股凛然之气由丹田而生,在胸中充溢,最后化作一种掷地有声的刚强,让人的精神之躯不由得站得笔挺。

淮阴的街头阳光灿烂,年轻的韩信佩剑走来,眉宇间洋溢着傲然的神色。突然一个屠夫并一排闲人挡住了他的路。屠夫大声奚落韩信貌似一个佩剑英雄实则一名无能懦夫。仿佛仍觉得言语中伤还不足以消解心头的嫉恨与恼怒,屠夫又提供给韩信一个并非鱼与熊掌的选择。

士可杀而不可辱。

韩信分明听到了,孔夫子的声音从历史深处传来,但他终于没能亮出自己引以为豪的剑,而是俯下身子,缓缓地爬过了一个丑陋的空洞。

街头刺耳的笑声像鸡毛一样撒满了韩信的头顶与肩膀,他站起身来走远,没有再回首。

再次与家乡打照面可谓荣归故里了。他依旧惦记着那个给了他耻辱的屠夫。所有的人都在屏息凝视着屠夫的命运,韩信将手潇洒地一挥,给了屠夫一个自己麾下的官职。于是多年以前一个尊严的创伤被淡忘,人们记住了韩信的以德报怨,将之作为美谈,施以脂粉,流传千古。

但我颇有疑心。韩信的隐忍,是出于一种“宗教式的宽容和悲悯”吗?他忍辱苟全,成全的难道不是自己对功利的追求?也许他是这样安排自己的灵魂的:功利才是衡量人的价值的终极标准,为了功利,什么都可以牺牲,包括尊严。尊严算什么?伪饰一个人的价值观念的道貌岸然的工具罢了。他日功成名就,尊严的牌坊不就自然而然响当当地立起来吗?客观上讲。韩信是有军事才能的,他有追逐功利的雄厚资本,因此很难断定,当他向世俗低下自己平日里傲岸的头颅,在屠夫的胯下自如穿行之时,心中是否掠过一丝泰然与坦然。

韩信对于胯下受辱事件的最终处理,是想用“宽阔心胸”的表象,掩盖那一场耻辱。他做到了,做得那么天衣无缝。那名屠夫遭受了发迹者优雅的报复,尽管身担官职,他一定时时都能感受到煎熬,他个人卑下的尊严,做了韩信的尊严牌坊上的一块补丁。

怀疑韩信,怀疑这个至今仍被当作正面人物而提及的偶像,不纯净的膜拜,也许会玷污许多真正的神灵。

眼底倏然泛起一圈太平湖的涟漪,遍体鳞伤的老舍先生已然平静地走开。夕阳在泣血呼唤,湖边的荒草叹息着挽留不住英魂的遗憾。老舍先生,以死嘲讽那些狂热者的愚蠢,以肉体的毁灭,捍卫了一个知识分子高贵的尊严。

士可杀而不可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三)早自习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