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德育之窗 > 表彰奖励 > 正文

风雪梨花

2010-04-25 00:00:00   来源:   关注:
 
——唐朝边塞诗境

春日。

翠楼。

凝妆的少妇拾级而上。

雕栏。

玉砌。

淡雅的兰花暗香盈袖。

梨花如雪。

流水如带。

依依的杨柳青丝曼舞。

少妇的心里陡然一惊:啊,青青柳色——

呢喃的燕子飞过。

长空蓝蓝。

群山绵绵。

四野茫茫。

 

“唉——好景不常在,好花哪常开,青春年少几时复再来?”少妇烦恼地收回目光,自顾生情,长吁轻叹。

去年柳色,灞陵伤别。

绿柳。

长堤。

新婚不久的少妇为丈夫送行——

泪眼汪汪,素酒一杯: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丈夫看看自己心爱的娇妻,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娘子,就此作别了。他年觅得封侯日,与你重欢会。

战马昂首长嘶——

征夫将酒杯交与少妇,纵身上马,双腿一夹,战马一跃而起,冲了出去,犹如一团燃烧的烈火,卷起一路烟尘……

“夫君——”

少妇这才伸开双手,想抓住些什么,又什么也没抓住,酒杯随手落地。

少妇发泄着什么似的,折下杨柳数枝,抛入水中……

长空雁叫。

 

长空归雁。

少妇蓦然回首,不禁潸然泪下:

当初劝君一何苦,今日雁归人未还。

良辰美景奈何天,怎消遣?

只道是戎马征程觅荣华,岂知他春闺独处空寂寞。

长相思,甚凄凉。

悔之晚矣——

天苍苍。

野茫茫。

北风卷地折白草,八月胡天即飞雪。

华丽的辕门。

飞舞的雪花。

畏缩的官吏……

狼藉的战场。

刺骨的寒风。

带响的裂冰。

战士角弓拉不开,血色战旗翻不动。

 

绵绵群山,银装素裹。

烽火。

狼烟。

断戈。

残矛。

弯弓。

血剑。

倒地的战马。

横尸的士兵。

燃烧的战车。

血染白雪,残阳如血。

忽然,一位判官装束的将官在血泊中蠕动了一下,慢慢抬起一张疲倦、恐怖、血污的脸。破烂的甲装,血迹斑斑。身边重伤的战马,血肉模糊,在痛苦地挣扎。

一张带血的脸永远定格在变暗的雪峰,残红的远天。

渐渐地,我们发现,他就是我们开头所见到的那位征夫,身边正是他离家时所骑的那匹战马。

 

少妇依依惜别。

如火的烈马奔腾,嘶鸣。

飞扬的尘土……

 

“天哪!”

征夫仰天高叫——

“我的弟兄,我的战马!”

极度的劳累,剧痛的刀伤,使这位刚烈的汉子又倒下了……

 

秦时明月。

汉时关。

一片孤城。

万仞山。

故园东望——

路漫漫。

 

“娘子,我回来了!”

忽然,倒地的勇士蠕动了一下,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双臂伸开,紧紧抱住了身边的战马……

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然的笑容。

 

……

灞陵长堤。

青青柳色。

如雪梨花。

锦衣皮裘的征夫神情激动地拥抱着憔悴的妻子。

泪水横流。

……

 

风。

雪。

风雪中宁静、纯洁的世界,没有战争,没有罪恶。

征夫安静地睡着了。

 

夜。

明月。

灯火辉煌的辕门内,传来阵阵笙歌。

轻纱的美人儿妖艳作态,大小将官饮酒寻乐。

 

夜。

明月。

白雪覆盖的旷野。

将残的篝火。

醉酒的士卒慷慨悲歌——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夜。

明月。

灯火辉煌的辕门内,传来阵阵笙歌。

轻纱的美人儿妖艳作态,大小将官饮酒寻乐。

 

夜。

明月。

白雪覆盖的旷野。

将残的篝火。

醉酒的士卒慷慨悲歌——

琵琶起舞换新声

总是关山离别情

缭乱边愁听不尽

高高明月照长城……

 

突如其来,急鼓大作,犹如一串炸雷滚过。

一时间,人喊马叫震天。

征夫惊起,抓着弓箭,向前冲去。

……

一声令下,整装的队伍冒雪出发——这大唐帝国的钢铁城防。

忽而两骑翩翩来,报是生擒土谷浑。

众将士振臂欢呼。

黎明。

茫茫雪野。

纵横冻裂的冰块。

浩浩长空。

万里凝重的愁云。

征夫与诗人岑参饮酒作别。

岑参:“来,老兄,为你的荣升归京干杯!”

 

风。

雪。

漫漫故园路。

岑参热泪纵横——

今日相送,不枉共难一场。

凭君传语报平安,一片冰心在玉壶。

别了,老兄,一路顺风……

岑参挥泪,征夫揖别。

 

长空。

雪原。

征夫行人渐消,空留人马行迹。

岑参依然凝视远方……

 

风。

雪。

梨花。

青青柳色。

纵马急驰的征夫……

泪眼欲穿的少妇……

 

风。

雪。

梨花。

青青柳色……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校喜获2009年度全市共青团工作特色奖
下一篇:关于“校园公开日”活动安排意见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