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德育之窗 > 家校联系 > 正文

初作宿舍妈妈的感受

2005-12-20 00:00:00   来源:   关注:

 

初作临时妈妈的感受

作者:齐忠靖(一号公寓德育教师)

     心中的不安

 

一场婚变,虽使我精神上得到了解脱。但经济的拮据,养儿育女的重负却凸显了出来,我连孩子向我要伍角零花钱的请求都不能畅快满足。虽然每次我都用“从小要养成勤俭节约的好作风”“小孩子身上不该装钱”等大道理把孩子打发了,但望着她失望的背影我心中不是个滋味。

送走孩子,忙完家务,我便象往常一样坐下来看书,但我怎么也看不进去。我感到从心底里发出一种强烈的呼声——我得找份工作,我再也坐不住了。

听说忻一中需要清洁工,我便前往打探。不曾想,我连大门都进不去。在跟门卫上一个小伙子的闲聊中得知,本校正在招聘学生公寓管理员。正说着,政教处的老师推门走了进来。没想到这个素不相识的门卫小伙子,居然神情自若的向陈老师推荐道:“这是我姨姨,想到你们那里作楼管。”也许是有这位好心肠的小伙子的引荐,老师对我这个陌生人没有太多的迟疑。三言两语后,便叫我到政教处去填表报名,然后回家等通知。

走出办公大楼,我先前那忐忑不安的心释然,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门卫,向那个小伙子千恩万谢地表示感激之情。而那个小伙子却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我喜欢帮助人。”我心中暗想:“看来,天下还是好人多!”

一下午我哪儿也不敢去,第二天上午又是焦急地等待。已经十点多了,没有任何音讯,我便迫不急待地前往打探。门卫的值勤小伙子换了面孔,一打听却使我大吃一惊,昨天那个好心的小伙子居然被开除了。我想:“也许他的离去,是与昨日在值班时间里跟我这个陌生人长谈,从而违反了校方的规章制度具有直接的原因。”至今都使我有一种愧对于他的内疚感折磨着我。

那天,当我费尽周折找到老师时,感到他的态度也不同于昨日。只见他上下打量着我,一付怀疑的神态。嘴上一再强调这份工作的重要性和责任感,但就是迟迟不肯吐口是否要我。我想:“看来没戏了,引荐人被开除,这位婆婆还相不中我,而我又不是那种会说大话的人。我极坦诚地说:“从我个人的角度讲,我急需一份工作养我的孩子;从校方的角度讲,我理解为就是要给住校的孩子们找个临时妈妈,况且我也是有一个孩子的母亲,我想我会尽力而为的。”不想,我话音未落,他便拍板定音地一挥手道:“行,要你了!”我也一下从失望的心情转为兴奋,我好高兴啊,初战告捷。中午一回家,我便把这一消息告知孩子,孩子也为我欢呼雀跃。

二、不同凡响的忻一中

 

第一天上任,德育老师便把我带到我的责任区熟悉环境,她打开了几个房间,一边看一边告知我将来工作中应注意的事项。我看到每个房间面积不大,不过十五、六平米,其中还包括一个三、四平米的卫生间。室内被简单地装修了一下,上下铺最多能住六个学生,整洁有序,并不觉得拥塞。看过两、三个房间后,我不禁感叹道:“孩子们能在这样紧张、繁忙的学习、生活中,在没有父母照料的情况下,把房间、被褥收拾得如此整洁,真是了不起。”然而,德育老师却极不满意地说:“二楼因长期缺失管理员,有些失控,所以你目前看到的状况,并不是孩子们的最佳表现。我带你到四楼看看,你就清楚对她们的要求是怎样的标准。”说罢,我们来到了四楼。

边走边看,德育老师边不无得意地介绍道:“四楼住得都是高一的学生,她们入学之初都参加过军训,所以对她们寝室的内务、卫生要求都趋向于军事化。被子要叠得四四方方,有棱有角。每个下铺的床下最多只能放四双鞋,鞋头朝前,并摆放整齐。蓝被套、白床单、白枕套都是统一的。每个人一个杂物铁皮箱置于下铺床底两侧,除此而外,房间里不允许有任何杂物。窗明几净,每天上、下午各拖一回地,清理房间并查房……

我真是大开了眼界。我来到忻州已有十几年了,忻一中我从未进过,但早有耳闻。百年老校,且教学质量在全地区的中学中名列前茅,就是在整个山西省的名优学校中也占有一席之地。能进入忻一中的学生都是全地区上百所学校中,经过小学、初中的过滤,涌现出的佼佼者。今天,我从所见所闻中又发现到这些学习尖子们另一方面的优势。

曾有报道说:中国的中小学生与国外的中小学生,在共同举办的夏令营活动中,表现出自理能力差的弱点来。可我眼前的景象,却是对这一评价的有力驳斥。谁说中国孩子的自理能力差,此情此景证明中国的孩子自理能力不差。至少,中国——山西——忻一中住校生的自理能力不差。由此推而广之,我认为主要问题不是出在孩子们的身上,关键在于我们的社会、学校、家庭、引导者。

 

三、媛媛的几个下马威

 

第二天一早上班,我便按照刘师傅传授的经验,趁孩子们还未上课离开寝室之前,挨门挨户地去检点她们的内务,内务卫生情况。当我走进一个房间,发现临窗上铺的被子叠得毫无筋骨,便问道:“这是谁的床?被子叠得可不太好。”我边说边指指对面的床说:“据说你们都参加过军训,被子应该叠成这种有棱有角的样子。”我的话音未落,只见一个走到门口正准备拉门出去的孩子板着一付冷面孔,用生硬的语气对我说:“这是我的床,我的被子是从家里拿来的,里面的材料与她们的被子材料不同,叠不出棱角来。”我顿时感到很冲,但我还是耐着性子说:“那就让我们一起找找感觉,看是怎么个与众不同。”只见她回答道:“我要上课去,快迟到了,顾不上叠。”我说:“那就中午回来把它叠好,好吗?”她立即接口道:“中午我不回来。”我感到她在找各种理由推拖,就是不愿重叠。我说:“那我来试试。”我边说边拖过一条凳子,准备站上去叠被子。没想到她返身快步走过来,迅速爬上床,整理起被子来。她虽然是动弹了,但她的肢体语言告诉我那是极不情愿的。

经过整理后的被子虽然仍无棱角,但我没有再强求。在她整理被子的同时,我指着她的枕头说:“据说你们入校后都购置了校方的统一被套、枕套,你怎么不用统一的枕套?”她毫不迟疑地回敬了我一句:“我的枕头大,枕套套不进去。”我仍心平气和地说:“套不进去不怕,每天起床后把枕套盖在枕头上就行了。”她没有再吭声,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按我的要求去做。她整理完被子,便迅速地离去了。我看着她那消失的背影想:“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冲,这么冷”。

第三天中午,我站在吧台上迎接孩子们的归来。只见媛媛捧着一碗冒尖的米饭,旁若无人地往寝室走去,这又是违反校规的行为。据德育教师介绍,学校要求孩子们在楼下餐厅吃饭,不许将饭食带入寝室。当我跟德育教师上前制止时,媛媛仍是一副冷面孔,理直气壮地说:“我病了!”边说边大步流星地向寝室走去。我不知道校方是否有这种规定——病了,可以回寝室吃饭,否则她怎么会找这个理由。但从她的言谈举止上看,一点病态都没有,我越发感觉到这个孩子太不可一世了。

晚上点名后,我指着花名册上的照片对年级干事小郭说:“这个孩子怎么样?我可能要跟她顶牛了。”因为我了解我的性格和脾气,见不得盛气凌人的人。然而,小郭看着照片说:“这孩子挺好的。”然后告诫我说:“尽量耐心点,多跟孩子们沟通。”听着小郭的评价和告诫,我想:“也许我判断有误。”我开始有意观察接近她。

一方面,我自小记性差,老了以后这种特性就更加突出了。另一方面,一下子接触几十个孩子,张三、 李四、王五,谁是谁我都对不上号。在叠被子的问题上我与媛媛的第一次较量后,我想:“我虽记不住她姓甚名谁,但在以后的查房中我还会见到那个与别人材料不同的被子。”但是我错了,从那以后,那个东倒西歪的被子再也没有刺激到我的眼球。直到半个月后,我才记清媛媛是哪个寝室,睡哪张床。我又有意地观察了一段时期,虽然她的被子仍叠的不理想,但看得出她是注意了。

第四天的早上,已经打了第一节课的预备铃。我开始查房,发现媛媛急匆匆地往寝室走来。我迎上去惊疑地问:“快上课了,你怎么回来了?”她边走边和缓地答道:“我让家里人把枕套捎来了。”我听后高兴地说:“太好了,谢谢你的配合。”她什么话也没说,我相信她此时的心情跟我一样愉悦。我边查房边想:“今天是星期六,她完全可以在明天星期天回家后顺便带来,而她却特意让家里人捎来,看来这个孩子并不是我想象得那么别。

几天后的星期一,我第一次经历每周二例行检查前的大扫除。我又按照德育老师的指点,到每个寝室去检点她们的内务、卫生情况。当我走进媛媛所在的寝室时,发现她们清理得差不多了,已进入尾声。我便象告知别的寝室的孩子们那样,让她们把门擦干净。可是我一连说了三遍,六个孩子没有一个言行的反应。我意识到她们:一是,不服我这个新楼管;二是,嫌我指手划脚太讨厌;三是,谁也不愿做出头鸟。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就这么僵持着。忽然间,媛媛迅速地拿起抹布走到门边,动手擦拭起来。我没想到竟是媛媛打破了这个僵局。

而后的几天里,媛媛的几次特殊的言行总是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她的言行最初给人以据之千里的感觉,但最终的结果却让人感到可爱。她有几处让我欣赏:首先,这个孩子比较自尊,是一个不叫人说二遍的人。其次,这个孩子不作假,敢做敢当。另外,这个孩子不随波逐流,有自己的个性。

 

四、蒙蒙的岗位练兵

 

按照要求,我一遍遍地劝说孩子们把寝室中有碍观瞻的东西放进储藏室去。可孩子们为图方便,生出种种理由不愿存放。有的暗顶,有的明争,有的虚情假意地说:怕给我添麻烦。我便耐心地对她们说:“我就是为您服务的,什么时候存取东西我都奉陪,绝不嫌麻烦。当然,换位思考的话,请恕我直言,也许你们嫌麻烦。”如此点破后,有的孩子偷笑,有的孩子坦言。我还是坚持不懈地每天到各寝室去说服她们,我说:“如果嫌麻烦,对于那些每天食用的牛奶、水果,可以拿出够两三天用的量,其余的放入储藏室去。”孩子们不得以而陆续将东西放入储藏室。

其中有一个孩子——蒙蒙,对我的承诺进行了验证。一连三天早、中、晚,她都叫我给她开储藏室的门拿东西。我意识到这个孩子是在考验我,看我烦不烦。而我每次都是以愉悦的心态对之。到了第四天,我发现这个孩子一整天也没取东西。第五天我看到她后,便开玩笑地说:“蒙蒙,你怎么了,绝食了?怎么不拿东西了。”她笑着答道:“我多拿了几天的用量放到铁柜里了。”我便笑道:“谢谢你呀,会心疼阿姨啦!”

而后,我便以这个实例为证,劝说那些迟迟不愿储存东西的孩子们。我说:“蒙蒙已经对我进行了岗位练兵,事实证明我不怕麻烦,保证随叫随到。”这样进行了近两个星期的劝说工作,总算将寝室中多余的东西请进了储藏室。

 

五、节日的乐趣

 

我是三月三日应聘上岗的。工作的几天后,便遇到了“三·八”妇女节。“三·八”的前一天晚自习后,孩子们回到寝室大都赶做老师布置的特殊功课——给妈妈写贺卡。其中有一个孩子让我给她开储藏室,她要找明信片。当时我听说仅仅是找一张明信片,不是什么必须品。便劝她道:“找不到就算了,这么晚了,快回去睡觉吧。”可她执意不肯,说:“明天是‘三·八’妇女节,我要给我妈妈寄贺卡。”我感到这是一个孩子美好的心愿,应该支持,便耐心地等待。不一会儿,她找到了。临走时,她郑重地对我说:“阿姨,祝您节日快乐!”我听后好高兴,当即表示感谢。

熄灯后,我在楼道里来回巡视着。忽然,我又听到从两个寝室中发出一致的祝贺声——“阿姨,节日快乐!”我听后好感动啊。因我才来,对一切都感到茫然。我分不清是从哪个寝室发出的声音,我只好在楼道里回应道:“谢谢!”

四月一日那天是愚人节。一早起来我正在做早饭,我的女儿下早自习回来,一进门便说:“妈妈,节日快乐!”我感到很纳闷,问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女儿笑道:“今天是愚人节”。

早饭后我去上班,在孩子们还未上课前我走进几个寝室,孩子们都不约而同地跟我开玩笑,我也不惊不诈地应对自如。她们没想到我这个近五十岁的老婆子,居然知道她们孩子们所熟悉的节日,并跟她们一起开玩笑。这样无形中就拉近了我和孩子们的距离。

最有趣的是,我有事去敲一个寝室的门,只听里面厉声问道:“谁呀?”

我却变着腔调说:“狼外婆!”没想到里面的回声不仅缓和了,还对应我了一句台词:“不开/不开/就不开!”随之门开了,露出一张稚气的笑脸。我偶尔用这种不合时龄的言行,谋求缩短与孩子们的距离。

 

六、无奈的谅解

 

晚上十点熄灯后,我们这些楼管要在楼道里来回巡视,检点孩子们睡觉。可是,有许多孩子仍在学习。不让开灯,她们就使用充电电筒或蜡烛。几天下来后,我发现孩子们在跟我们捉迷藏。我们从门缝中发现光线一敲门,光线立即消失。不一会儿,又亮了。再敲敲,又灭了,如此反复。我想:“孩子们在如此警觉的状态下,借助电筒那微弱的光线,又是一熄一亮闪烁不定,怎能安心学习,也做不好作业。还不如遵守校规,熄灯睡觉呢。况且,她们的睡眠时间并不够。”我便趁晚点名之机,劝告每个寝室的孩子们:“熄灯后不要再点灯学习了,赶快进入睡眠状态吧!”有些孩子不语,有些孩子却煞有介事地说:“阿姨,我们没点灯。”我便笑答道:“是的,我知道你们没点灯,但你们都点着鬼火呢。”有的孩子会意地笑了。

我的劝说不起作用,我便性急之中在楼道的黑板上写道:“不会休息的士兵是打不好仗的……”但孩子们仍视而不见。直到有一天,因男生宿舍楼中的孩子私接电源,违规操作。大量使用违规电器,从而使电路超负荷,造成电路隐患险象环生。校领导被迫决定,切断所有宿舍的插座电源,以防无法挽回的事故发生。加之照明灯是由总控室按时开关的。这样,唯一全天供电的地方是卫生间。

记得切断插座电源的当天晚上,我去各寝室点名,遭到孩子们的轮番质问:“为什么把电给我们断掉?”“我们可是出高价住进你们这所公寓楼的,当时的承诺为什么变成了如今的限制?”“自从十九世纪爱迪生发明了电器,我们人类便享受到电器给人们带来的便利。没想到,今天我们这些二十一世纪的青少年却要借助月光、路灯,甚至挑烛夜读。”……

孩子们的愤懑情绪,声声怨言,几乎把我感染。忽然间我猛省,我的职责是协助校方,督促孩子们遵守校方各项规章制度的呀。怎么能——嗨!无奈的我,只好耐着性子,一遍遍地劝慰孩子们:“不错,你们的父母的确是花费不菲,送你们到忻一中,但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你们学习,增长知识。而不是为了贪图一点便利,因小失大。甚至把小命也玩完了吧,那样岂不是得不偿失吗?况且你们的睡眠时间已经很有限了,熬夜弊大于利!”……

我的劝说虽制止了孩子们的怨言,却阻挡不了孩子们废寝忘食的学习热情。几天后,我逐渐发现,有的寝室出现了“轮蹲”现象,孩子们在利用卫生间那唯一没有理由切断的电源在学习。有的孩子下了晚自习后回到寝室中,并不是抓紧时间洗涮,而是抓紧熄灯前的那点时间看书,做作业,等熄灯后才开始洗涮。我真为孩子们的这种学习精神所感动。而后,我利用三个值班时间,将我辖区内十几个寝室的卫生间一一用盐酸将陈年污垢清洗干净。并告知孩子们,请她们注意维护好卫生间的清洁卫生。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可谓是孩子们的第三书房。

七、此处无声胜有声 

  

     从最初跟孩子们的接触中我感到,许多孩子在没有认可我之前,都是用一种对抗,逆反的情绪对待我。我理解他们,这正是这个阶段的孩子不够成熟的具体表现。他们极力想用自己的言行来证明自己长大了,并谋求社会各界对他们的尊重。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采取这种不恰当的言行,往往是适得其反,使成人和孩子之间形成了对立面。孩子们越对抗,越逆反,大人们越是在管、卡、压力度不减的举措下抱怨孩子们不服管教,如此恶性循环。其实,这个阶段的孩子已经懂得了很多道理,甚至比长者还能言善辩。大人们的形象在孩子们的心目中已不象小学以前那么伟大、万能了。因此,在孩子们没有接纳我之前,我不想有太多的说教。其实,也没有必要。我总想用自己的言行,向她们传递一种信息。使她们在不知不觉中意识到,这样是不是会更好一点,那就是:互敬互爱,互相尊重。

我始终以愉悦的情绪,文明的语言对待她们。有些老楼管告诫我:“用不着对她们这样客气,否则她们会当你软弱可欺。”我只是笑笑说:“习惯了”。是的,自小家庭的教养,几十年的为人原则我已习惯于此。同时我也坚信,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类是越来越崇尚文明的。

刚开始,我无论查房,还是有事需要进寝室敲门时,大部分孩子的反应是不太友好的。有的听到敲门声后,迟迟没有动静;有的听到敲门声后,迟迟没有反应。再敲门,便厉声应道:“你不是有钥匙吗!”我虽手拿钥匙,但并不使用,仍坚持敲门。直到她们不耐烦地把门打开后,我便心平气和地对她们说:“因为房间里有主人,我就不能随便出入。”有的敲门迟迟不开,而后极不耐烦地把门猛一拉开,等我离去后,门便在身后“砰”的一声关住了,险些碰着我的脚后跟。

有一次,我和德育老师来到一个寝室通知事情。刚一出门,门便砰然关住了,她与我面面相视。然后,她吃惊地说:“你这层楼里的孩子怎么这样?”她也许是初次遇到这种阵势,但我笑笑,心想:“我已见怪不怪了。”

然而,一个月后,我慢慢感到,有许多寝室的孩子为我留着门。每天晚点名时,她们在等待着我来向她们道一声:“晚安!”我真是好感动啊。我真切地感受到孩子们的心中已经有了我,而我也是越来越感到孩子们的可爱。

每天孩子们出早操后我去查房,每个房间都可谓是一片狼籍。然而,待到早上第一节课打铃孩子们走后,我再去查房时,真让我感到惊讶!孩子们一个个就象小小魔术师,在四十五分钟这如此短的时间里,既要吃早饭,又要洗涮,还要搞内务,把房间整理得井然有序,焕然一新。

每逢周末我值班时,我便坐在三楼值班室的窗口向下瞭望,大白天尚能辨清学生和家长的面孔。但到傍晚,天色朦胧之际,看不清面容时,我便从她们的步态中去判断。虽然有些孩子的体态已丰满的如同成人,但她们的步态时常是轻松快捷的。

我以为,住校生与跑校生不能相提并论。那些跑校生每天至少享受着一对一的全方位的周到服务。不会遭遇定时断电的尴尬;不曾经历动作慢些就吃不上可口饭菜的无奈。然而,他们却承受着等量的学习重负,面对着相同的命运挑战。我为住校生们那敏捷的反应而咋舌;我为他们超常的适应能力而叹服。

我感到,楼管这份工作所付出的时间、精力和体力与获得的报酬极不相符。对缓解我目前的经济危机可谓是杯水车薪。但是,我仍珍重这份工作。因为孩子们给了我青春的滋润,智慧的启迪。我从孩子们那里获得的精神财富,是用多少金钱也换不来的。目前我的辖区内有71个孩子,加上我亲养的孩子共72个。我每日怀揣这样72个宝贝,焉能不心花怒放!

 

                               2005523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先回家"断奶",再回校学习
下一篇:教育教学开放日纪实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