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科研 > 论文论著 > 正文

谈谈诗歌意象鉴赏

2006-06-15 00:00:00   来源:   关注:

意象即文学作品中表达主观思想情感的客观外物,是沟通艺术家主观世界和外部世界的桥梁。它是人类主体思考和概括宇宙人生的普遍规律的具象显现。客观的物象本来是没有思想与情感的,但是这些物象一旦为作家用语言描写出来就内涵了作家以及社会审美的思想感情,为读者阅读之后,又浸含了读者的思想情感于其中。同样是一滴露珠,在一些人的笔下成了跳动的珍珠,“花也淌下了幸福的泪水”,而在另一些人的笔下则是一种忧伤,“感时花溅泪”;同样是秋天,古代诗人大多发的是“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感慨而很少“我言秋日胜春朝”的乐观,而在毛泽东的笔下却是“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一幅壮丽的湘江秋景;人人都羡花红艳,白居易有“日出江花红胜火”的抒情,可是林戴玉却充满了“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伤感。我们读者在心情愉悦的时候读者一首脍炙人口的充满激情的诗篇,就会很容易与作者的情感共鸣,甚至常常有比作者更开放的心胸与深层的感悟;而同样的客观外物在心情沉重甚至悲伤之下,我们涌动不起诗人的激情,更不要说与作者共鸣。因此鉴赏诗歌就得把握了意象,也就是抓住了诗

歌的意境、风格及作者蕴含其中的思想感情。

下面从两方面谈一谈诗歌意象的鉴赏。

一、注意包蕴在意象中的文化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毛诗序》)。中国古代士人墨客借助诗这一形式来阐发心灵,不得志时常寄情山水隐处幽居;政治上失意时就转向自然的怀抱以求安慰。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的孟浩然断了仕途之欲,才有“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闲逸,似乎平和的内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悲绪;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何尝不是与世乖违做官无望的一种无耐洒脱。作为诗歌中的意象便成了作者表达情志的具象载体。正确的把握与理解了意象,才能充分发掘出诗歌蓄积的内蕴。

把握诗歌的历史背景和与作者的创作心境,有助于我们深入作者的心境,理解诗歌中的意象,领悟作品的主旨。要准确地解读诗歌的意象,正确深入的鉴赏诗歌仅有这点还是不够的。

二、意象在诗歌鉴赏中的意义

1.串联意象,整体感知

一首诗中大多是由一组意象来构成,很少是单一的意象,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中寒秋湘江上,红的枫叶、碧的江水、击长空的鹰、翔水底的鱼等共构一组意象;就是小诗《篱笆那边》不也有篱笆、草莓、围裙,上帝嘛。现当代诗歌较古典诗歌意象更为丰富,同是描写秋景也有着不同的表现,历代的诗人作家,一接触字,总是要发一通悲秋的感叹;在他们笔下,永远难于分开。入诗人的情怀, 多为悲凄,少有昂扬,如: 古人悲秋、伤秋之句如宋玉“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陆游“一年容易又秋风。” 毛泽东《沁园春·长沙》一反悲秋的传统情调,把秋写得无比可爱,读了以后给人以很大的鼓舞。将寒秋枫叶、江水、飞鹰、游鱼写得充满强烈的动感、强劲的力度、浓烈的色彩,艺术地描绘了秋色秋韵,揭示了秋力 秋魂。景中有情,情景交融,景语即情语,物我同一。作者咏秋的旨意在于:来自寒秋的这勃勃生机,在于“ 字。要生存,要发展,就要。毛泽东通过一幅美好湘江秋景图激起诗人与人民对祖国山河的热爱,激出对当时政治纷纭的关切,质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更激起自己及革命同仁的革命豪情和以天下为己任的凌云壮志。

2.感悟意象的色彩来鉴赏诗歌情感色彩

客观的外物的色彩本身无所谓冷暖,而诗歌意象上的色彩的冷暖却传递着诗人不同的情感体验。一般暖色预示着热烈活泼,积极向上,意气奋发;冷色代表着冷漠低沉,消极颓唐,孤寂凄凉。徐志摩笔下的“金柳”“青荇”“星辉斑谰”明快艳丽的视觉印象无不透露出诗人对剑桥的深深依恋,而闻一多《死水》的 “翡翠”“桃花”“罗绮”“云霞”可谓色彩斑斓,却是貌似暖色而深为冷调,面对满目疮痍心中充满了对旧社会的刻骨憎恨与彻底否定。毛泽东《采桑子·重阳》作者是怀着欣悦之情来品味重阳佳景的。战地黄花分外香,黄花装点了战地的重阳,重阳的战地因此更显得美丽。分外香三字写出赏菊人此时此地的感受。人逢喜事精神爽,胜利可喜,黄花也显得异常美丽;黄花异常美丽,连她的芳香也远胜于往常。这一句有情有景,有色有香,熔诗情、画意、野趣、哲理于一炉,形成生机盎然的诗境,既歌颂了土地革命战争,又显示了作者诗人兼战士的豪迈旷放的情怀。这首词写的是重阳节战地风光,诗篇的字里行间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表达了诗人与红军战士们在艰苦的战斗生活中从容不迫、欢快愉悦的心情。毛泽东的这首词脱尽古人悲秋的窠臼,一扫衰颓萧瑟之气,它写了深秋的战地风光,写的那么鲜明爽朗;它表现了对自然和人生的看法,表现得那么豪迈乐观。天空海阔,气度恢弘。它以壮阔绚丽的诗境、昂扬振奋的豪情,唤起人们为理想而奋斗的英雄气概和高尚情操,而使人受到无限鼓舞。

3.虚实结合来鉴赏诗歌意象。

诗歌的艺术魅力在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言有尽而意无穷。“眼前”的和实象和“言外的虚象结合,实象侧重客观事物的再现,而虚象则是由实象的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境生于象外,虚象体现着整个意境的艺术品位和审美效果。分清虚实对我们鉴赏诗歌有着重要的意义。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讲的是一般的自然规律,通常人们也都能具备这样的感受和境界,但是寥廓江天万里霜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体味到的。这里的霜,不仅仅是霜白的意思,还是五彩斑斓,包括了黄花,红叶和各式草树,还包括了各种秋实和天高气爽的寥廓景象。

小诗《篱笆那边》中的“草莓”指代世间美好的事物。草莓色泽鲜艳,圆润可爱,在外形上给人以美感;味道酸甜可口,是人们所喜爱的一种水果。“篱笆”是用来阻拦他人的障碍物。“上帝”是号令一切,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是权威的代表,又是正统思想上的化身。这是实象,在此我们不能把诗中的“草莓”“篱笆”“上帝”理解的太死板。“草莓”可以代表一种神秘的诱惑甜蜜的冲动,或者疯狂的梦想。“篱笆”可以看作迈向诱惑、冲动梦想时的现实阻碍,可以是传统观念的约束,是道德规则的禁锢,也可能仅仅是一个难以逾越的路障。“上帝”也许是传统观念、道德规则的维护者,也许只不过是个长大了的孩子,是已经告别天性的成年人。只有虚实结合,才能发掘小诗的内涵。联系实际可以理解为孩子本是纯真无邪的,他们活泼好动,对一切美好的事物抱有强烈的好奇心,这其中蕴藏着多少创造的萌芽啊。但我们现存的教育制度,不允许孩子有任何不合常规的行为,用很多清规戒律来束缚他们的思想,压制他们的个性,从而扼杀了他们的创新能力。

鉴赏诗歌离不开把握意象,首先通过“朗读”,对诗歌进行第一步感知,粗浅地感知诗歌意境、作者情感等方面的轮廓,虽是模糊、朦胧,却给诗歌的深层鉴赏奠定了基础,导明了方向;然后“体味”,通过诗歌中个体或者群体意象的色彩,揣摩体味作者的主观心境,试图有一种身临其境的体味;再者读者展开了“联想”,从诗歌意象中想象开去,联系作者写作的当时背景(包括社会、文化、政治背景)和作者的生平等因素,透过意象的外在而去寻找作者所寄寓其中的内质。这样也许就能较好地深入诗歌与作者之中,较高水平的鉴赏到诗歌的真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学生课外阅读之我见
下一篇:定语从句小议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