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莘莘学子 > 青春年华 > 正文

黄土寄情

2005-12-17 00:00:00   来源:   关注:

优秀散文示例

 

黄土寄情

 

108班 丁国华

 

  夜幕幽幽叩响窗棂时,我该独坐窗前,捧一本书,仿佛希腊女神站在太阳神的脉搏上漫游多采的诗路;或去寻觅“一水牵愁万里长”的凄美诗情;去体味“兴尽晚归舟”的奇美意境。今宵,又是“月满西楼”时分,缪斯却荡翅而去,留下那一幕在我空明澄静的记忆里…… 

  这是感受田园恬淡与宁静的日子。

  金灿灿的秋日下,一位年轻母亲匆匆挥动镰刀,伏身于稻田深处,在空阔的原野,她的移动如秋虫般迟缓。身后不远处,一个看上去不满两岁的男孩亦步亦趋地叫着“妈妈”,那满是泥巴的小脚颤颤地踩到了深泥窝里。

   “妈妈……呜……呜……”孩子摔倒了,倒在割剩的稻茬上,稻茬划破了干涩的嘴唇。

母亲放下镰,紧跑两步,一把抱起孩子,用沾满土的手轻轻揉着孩子嘴上的包:“小祖宗,叫你在路边坐着,偏要下来,活该!

  不远处传来耕牛“哞——哞——”的叫声。

这就是农家生活?插秧时节,当满身泥污的母亲把哭喊的孩子放在地头,径直走向烈日下的水田时,我就不止一次地想:“母亲真狠。”可这仓促的评判总是迅速被否定,从母亲紧蹙的眉心,我依稀看到一颗破碎的慈母之心。

  莫名的同情使我走上前去哄那孩子。那母亲却摇摇头:“大家都在忙,不会每晌都有人来哄他,他——总是要哭的。”

  是的。我折了两枝野花走向孩子,深深地俯下身去。

  “他父亲呢?”我捻着花问那母亲。

  “喏!”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不远处收过的地里,我看到一个青年男子正拉着耧车一步步向前。他高大的身躯、黝黑的皮肤、沉稳的脚步仿佛都在证明,他那强健的体格、慑人的力量足以征服这亘古的大地。

  我的视线掠过青年,落在身后扶耧的老者身上。老人有着同样健康的肤色,但佝偻的脊背破坏了他的体形,使他比青年矮小了许多,显得有些迟钝而羸弱。我似乎看到了他疲惫而浑浊的目光。

  就这样,一前一后,一壮一老,两个人用同一架耧车,在黄土地上耕耘着古老的土地,播种着一年的希望。

  这夕阳下的剪影,可是文人雅士惊叹的“古老风景画”,被誉做“不愧为原始的美”?

  站在事实面前,我缄默了。望着黄河边上耕作的炎黄子孙,望着大自然的古陌荒阡,浓浓的哀意涌上心头。不久,北方雪就会用寒冷与寂寞交织哀怨的主题,去抚慰黄土地下沉睡着的祖先骸骨——90年代了!这样的劳动方式又当属于哪个时代?繁重的体力劳动下,几十年后,那强健的青年会是又一个扶耧的老者吗?

  当我们在“农民富了”的颂歌中体味“稻米流脂粟米白”的欣喜时,当我们的“嬉皮士”阶层在舞厅里发出呓语时,当我们的目光集中在进口高档商品时,可有谁知道日渐充实的钱袋包含了多少母亲的隐痛?

  又有谁知,兀立的粮囤凝聚了多少劳动的艰辛?

  今宵的窗前,我苦苦思索着:我们这一代人,难道还要从父亲手里接过祖父传下的沉重锄头,再传给黄土地上的下一代?

                       

  【评点】

  散文是要讲究艺术构思的。

  描述“农家生活”的片断——一两幕乡村小景,浓缩了延续千百年的“劳动方式”,从中引出新一代人的思考。精心选取富有一定典型意义的画面,描写交织着抒情和议论。主要内容,是通过月夜追忆的形式加以表现的,首尾两段文字起着定调和渲染的作用,色彩显得更浓,余味也更多。

  【编者按:本文选自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室编著、19952月第一次出版、19956月第一次印刷的《高中语文实验课本·写作与说话》第三册261263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学习经验谈
下一篇:水的联想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