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莘莘学子 > 青春年华 > 正文

郑非凡作品连载-《上帝是女孩》(一)

2006-12-26 00:00:00   来源:   关注:

  

引   子

 

 

  上帝是女孩“GOD IS A GIRL

 

不记得谁曾经和我说过日记是记载着过去的东西,想忘记的、不能忘记的,想记住却又不得不忘记的东西。

真的是这样的吗?我找出曾经的日记本。

    拿出火柴。

    “哗”的一声火光在我的面前亮起来。火花把纸点燃……

    在火光中那些纸张挣扎着,翻转着,仿佛想要呐喊出些什么,却终究只能默默。就像我,什么都不能说出来,却又想说出来。这样也好,就样所有深藏的记忆碎片升上天空,在彻底消失之前重展缤纷。就像曾经风靡一时的默剧。就像过节时那好看的烟花。那都是刹那的美丽,只能短暂的记着,却不能长久的拥有!

    火最终还是渐渐的熄灭了,就怎么一点资源,能让它燃多久呢!看看地上,只剩下了难看的黑色残骸,用手轻轻一碰,便灰飞湮灭。在这冰冷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呛人味道,陷入了爱恨交织的诡异气氛。

    这让我想起一个很俗的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

    “完美,就是在了解之前幻灭。”什么是完美?不了解才是完美,如果想要保持完美,那只能在了解之前让它破灭,完全的破灭吧!   我低下头,感觉眼睛里有些异样,眼前一片模糊。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有一些晶莹的东西再也不受我的控制,在我眨眼的那一瞬间成为自由落体,一滴一滴以无初速释放,中途没有能量损失,接着就听到了键盘被轻轻地砸击,但那力量轻得不足以使屏幕上留下任何痕迹……

  

只有那“漫步者”音响在耳边不厌其烦地一次一次唱着—

God is a girl,do you believe it?”

God is a girl,do you believe it?”...    

 

  

上帝作证,在初三之前,我是一个好姑娘。

  我叫小米。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孩子,成绩优异,助人为乐,多才多艺,老师宠爱,同学喜欢。每次和我一起玩的孩子因为考试没有考好或者是犯了其他什么错误时,我总是被拿来做正面教材——“你看人家小米,多争气!你要多学学她.

 “小米真厉害,又考了第一名.你要是有小米一半厉害,我就放心了.”说完还重重的叹口气.

 

诸如此类的夸赞声让我从一开始的沾沾自喜,到后来的麻木,到最后的厌恶。可是有些东西就算你不喜欢但是它还是会在你的生活中出现。

     就这样,在无数的夸赞和羡慕中我离开了我的童年,那真是个光荣的时段,那个看起来无比完美,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童年。其实只有我知道,它的真正内涵叫“虚无”。

   就像一个从外面看起来光鲜照人,美味可口的苹果,其实里面已经腐烂了,坏透了。

   很多人都说我幸福,也有很多人羡慕我,可是,有谁知道,我不幸福。是的,我不幸福。在看似幸福的表象下,我拥有的是孤独、是寂寞!除了这两样东西,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相信,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所以,他在给我很多别人不可能拥有的物质之后,拿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爱。”

没人知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什么爱,如果有,也仅仅是愧疚。也许这句话在别人看来有点做作,但是在我家里就是这样的。我的家里没有爱,有的只是冷漠,有的只是隔阂。也就因为我有这样的家庭,所以我对人一般很冷漠,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会有。

   虽然我觉得“虚无”,但是我还是努力的扮演着好孩子的角色,因为我知道我必须要做个好孩子,这样大家才会开心。哪怕那个开心不是真心的,但是为了它刹那的温暖,我愿意去扮演一个乖孩子。虽然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好累,但是只要大家都是开心的,我就会努力的去扮演自己并不想扮演却很会扮演的角色!好累!我真的好累!

 

   可是忽然有一天,我不想再做好孩子了。

   “我想变坏!”

   这个想法冒出来时,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然而我真的这样做了。在初三,那关键的义务教育最后一年。

   初三一开学换了数学老师,在她走进教室的一瞬,我就倒吸一口凉气。“妈妈呀!鬼来了...”“ 这人是几十年代的人阿!” “ 我的天……她以为她在演鬼片吗?”……周围隐隐约约传出这样的声音。我虽然没说话,但是我觉得这个形容确实挺贴切,她打扮得还真挺像鬼,那张脸涂得跟我看过的一电影《幽灵人间》里那个撑油纸伞的女鬼有七八分相象,蛮恐怖的。发型是典型的媒婆头,这让她看起来更增添了几分意味深长的难看。我知道长得难看不是她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她的错了,好吧!好吧!她要赚钱养家出来赚钱是没什么错,可是她上课也不用讲那么快吧!快得我们都跟不上去了。

   天!她是不是赶着去投胎?讲课讲的那么快,是不是会显得她学问高深?还是觉得我们当学生的都是天才?简直让人忍无可忍。古人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一想到这我也不知道哪位神仙借了我勇气,我猛的站了起来。

   “老师,能不能打断一下?”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完全吸引了全班人的目光了。

   “恩?小米同学,你有什么疑问吗?”她停下来奇怪的看着我。

   “老师,你到底会不会教书?”我毫不客气的对他说。

  “ 什么?你说什么?”她深吸了口气后对我说“小米同学,上课时间是不允许开这样的玩笑的哦!”我能看得出来她在生气,但是为了维护她是个好老师的身份,还得拼命的忍着。呵呵~~有什么好忍的,不高兴说出来阿!

  “ 老师,我不是开玩笑,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会不会教书阿?”我站起来认真的看着她。

  “ 我………”她看着我深呼了一口气,说“ 小米同学,你对我有意见可以下课再提,不要影响大家听课。”

我影响大家听课,她有没有搞错,我这么做到底是为谁好?她

  “ 我影响大家听课,老师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谁在影响我们听课阿!就你这水平还来当老师,你别误人子弟就好了。”真不明白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要不要脸阿!

   “你……”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看着她那样子,我突然觉得很好玩,很开心。

   “我什么我?看看你,说话都结巴的,还当什么老师阿!还是回家让你LG养着比较好,别出来危害社会了,特别是我们这些未来的社会栋梁。”气死你拉倒,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一看到她生气我就兴奋。

  “ 你……你……你给我出去!”她生气的从我大吼,看来这个好老师的的形象她是保不住了。

  “ 出去就出去,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想上,本小姐我还不想听了呢!,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学生,不会教就不要教了。” 我拿起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根本就不理会深厚同学的哄堂大笑和老师的破口大骂。

这就是变坏的第一步,当然事情不会这样这样结束,记得后果很严重,但是具体什么后果我已经记不清楚,但好象从那以后,我和她的战争就莫名其妙一直没有停过,她一有机会就在课堂上不停的讽刺我,我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一有机会我就捣乱,气死她。我们两恶斗的下场的就是我的数学成绩尴尬的一直下降。虽然我们两的战争一直在持续,但是都没有波他人。

直到有一次,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吵了起来,不记得是谁先动了手,反正我们两就打了起来,混乱中听到她泼妇骂街般刺耳的吼声:“你别以为你家有钱就了不起,你以为谁都怕你家那两个臭钱?”

   “混蛋~!你说什么”我最讨厌别人哪我家里的事情来说事了,我条件反射给了她一脚,“你有本事就再说一次?!”

   “ 你敢踢我?你这小王八蛋,不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你就忘了你是谁。”她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

   “ 你……你敢打我。”从小到大,连我爸都不敢打我,她竟然敢打我。我一口气闷在胸口冲不上来,冲上去和她打了起来。

  “别打了。”

  “ 加油!打飞这个老巫婆。”

 

同学们在旁边嚷嚷着,却没有人动手把我拉开,他们只是看着,看着我们两个不同年纪的女人演的一场闹剧。

   事情一直到校长出面解决才结束的。走的时候她还恶狠狠的威胁我“ 你等着瞧,我的课你就等着当掉吧!”

  “ 当掉就当掉,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学数学我会死阿!哼~~~~~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也狠狠的回瞪了她一眼。

   老巫婆,我们这次是杠上了。

 

   这件事情以后我的数学成绩就一路往下划,不过最后我的数学成绩倒也稳定了,因为从此我的数学考试都交了白卷了。

   时间就这样昏昏厄厄的过去了,初中的最后一年很快便混了过去。中考过后,我没有考上一中。身边的人都大跌眼镜。但是这在我的预料之中,我不想上一中,我不愿意上重点高中,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坏孩子的生活,只可惜,有些事情就算想逃避也逃避不了,就算我考得再差,再不想去一中,但是老爸走了趟关系我还是踏进了这所学校。

   本来还期望换了个新环境,我的心情应该也会有所改变。但是,一如从前,我仍旧不快乐。我不喜欢这个学校,一点也不。在这里我不受欢迎,而且总是很背气。2004的深秋,在丢了三个钱包四张饭卡外加一个文曲星和一辆自行车后,我新买的夏新mp3也离我而去。

   “真TMD见鬼了!”我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不是我的性格。得想个对策才行。让那些小偷知道我并不是什么软柿子,瑞边让你捏的。

   第二天,我鬼使神差地写了个挺幽默的寻物启事后把它郑重其事地贴到了公告栏的正中央,上面只留了我的手机号。我想,在这个无聊的学校应该有不少人会来看看热闹吧。

     “嘿,就丢了个mp3,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丢mp4呢!”

  “ 真是个笨蛋,以为这样就能拿回来吗?”

   “哈哈…”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的“启事”在两节课后引起了轰动,oh my god so many people围在那里,正充分证明了这个学校的人不是一般的无聊,是很无聊。

   其实丢了就丢了吧,我本来也没觉得能找回来,就给大家乐和乐和就算了。没想到,在上第三节课时,手机在口袋里微微地振动了一下,是短信息,陌生的号码,“我捡到你mp3了,想拿回去吗?想拿回去就告诉我,你是几班的叫什么名字?”

“ 你又是谁?”我的短信发过去后很快那边就有反应了,“你管我是谁阿!不过如果你愿意叫我声叫哥的话,我就把你的MP3还给你!怎么样?”这什么和什么阿!我叫他声哥,他就把我的MP3还我?当我是笨蛋阿!到此时我已经万分肯定此人连我mp3的尊容都没见过,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侃侃吧。

   “为什么叫你哥阿!你怎么知道我就比你小呢!嘿嘿~~~说不定你还是我弟呢!叫声姐姐来听听。”想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小子。

   “哎呀呀~~小丫头脾气还不小了,有机会见见面就知道我是你哥了。”

见见面?就知道他会这样说。哼~~想见我,没那么容易。本小姐可不是谁想见都能见的。我也是有身价的。

   “我为什么要跟你见面阿!你说想见就能见?如果是那样,那本小姐我不是太没面子了。”哼~~~看你还能怎么说。

   “哎哟……小丫头面在还挺大的,不能想见就见阿!那换个,你不来见我,我去见你,可以了吧!”

   真是个猪头,他来见我,还是我去见他概念还不是一样的。当我是笨蛋阿!想拐我。门都没有。

   “你是看不懂中文还是怎么着,我说了不想见你,你不明白阿!”

这条短信发过去好一会也不见他有回复,呵呵~看来是被我吓到了。我得意的笑了笑,我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收回来我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

   “嘿嘿~~~小丫头是不是不敢见人阿!放心,就算你是个大恐龙,哥哥也不会取笑你的阿!别怕阿!长得不漂亮那不是你的错。”

   MMD,他这是什么话阿!我不敢见人?笑死人了。我拿起手机打出“哼~~~谁怕谁阿!见就见,本小姐还怕了你不成。”我虽然不是个大美女,但是也不怕见人。就怕他是个大青蛙那就惨了。我得先搞清楚他是谁,我低下头看清楚了那个号码。

   13xxxxx南宫晴川”。

   ~~南宫晴川,这个号码不错,我就叫他南宫晴川好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母校,我的骄傲
下一篇:2013届《回眸忻中》选登

相关信息